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要闻 >
中超控股两任实控人先后被调查 负债率76.18%为历史之最
来源:长江商报 2021-11-25 11:21:44

控制权争夺战之后,中超控股(002471.SZ)两任实际控制人相继遭监管部门调查。

11月22日晚间,中超控股披露,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杨飞均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因涉嫌信披违规,而被立案调查。

中超控股原本是杨飞一手创立的,2010年登陆A股市场,主营业务为电线电缆。但是,上市之后,尽管实施了系列并购,但经营一直未能有效突破。2017年,通过协议转让,杨飞将控制权转让给黄锦光。

然而,A股首例“对赌式卖壳”交易以失败了结。因为交易对方未按期支付转让款,杨飞决定终止转让股权,进而引发公司控制权争夺战。

随着黄锦光违法犯罪而入狱,杨飞重新成为中超控股实际控制人。

不过,被耽搁了的中超控股陷入困境,2019年亏损4.63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再次亏损。

不仅如此,中超控股还存在明显财务压力,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76.18%。

两任实控人先后被调查

中超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又被监管部门调查了。

据披露,11月22日,中超控股及其实际控制人杨飞均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因公司及杨飞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立案。

公告称,立案调查期间,中超控股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中超控股及杨飞因何事、何时信披违规,性质是否恶劣,随着证监会进一步调查并披露调查结果,违法违规行为将会浮出水面。

中超控股的前身是中超电缆,成立于1996年8月,2010年9月10日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中超电缆的创始人,杨飞出生于1972年。除了曾担任中超控股董事长外,还是中超控股母公司中超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此外,其还曾担任利永紫砂陶董事长、山水房地产董事长等职务。

中超电缆上市后,虽然多方运作,仍然未能改变其盈利能力不佳的命运。2017年,杨飞心生撤退之意。

或许是遇人不淑,或许是交易对方太擅长隐藏,杨飞转让控制权以失败告终。

2017年10月,中超集团与深圳鑫腾华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后者拟受让3.67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9%,交易总价款为19亿元。当时公告称,如果交易顺利完成,深圳鑫腾华将取代中超集团成为公司控股股东,黄锦光、黄彬父子晋升为公司实控人。

在这起控股权转让的交易中,杨飞似乎有些不放心,还设立了业绩对赌,即2018年至2022年,中超控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000万元、9675万元、1.04亿元、1.12亿元、1.20亿元。此外,深圳鑫腾华也有将旗下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安排,并为此设立了广东中超鹏锦日化科技公司,从事日化业务。

不料,最终,这起A股首例“对赌式卖壳”案仍然以失败告终。在先期转让20%股权后,因交易对方未按期支付第一期股份转让尾款,中超集团宣告合作终止,并在临时股东大会上宣布罢免黄锦光、黄润明董事职务,并改选了部分董事会成员、选举了新董事长。2018年底,深圳鑫腾华方面向法院起诉,由此引发控制权之争。

2019年7月25日,公司公告称,法院裁决,解除上述股权转让协议,剩余股份不再交割,已经交割的20%股份由中超集团回赎。

然而,在黄锦光实际控制中超控股期间,存在系列违法违规行为。2018年7、8月间,黄锦光采用私刻公章方式,未通过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擅自以中超控股名义为其个人及关联企业债务问题提供担保。

2020年3月底,中超控股公告显示,2018年1月10日至10月18日期间,中超控股原实际控制人黄锦光未经股东大会审议同意及授权,以公司名义为其个人、关联单位、关联自然人的债务提供连带担保。

2019年,中超控股陆续收到民事起诉状、法院传票及民事判决书等诉讼文件,公司未决诉讼涉诉24起,涉案金额高达14.63亿元。

11月23日,中超控股在深交所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受公司前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黄锦光违规担保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影响,公司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黄锦光涉嫌犯罪已被广州市天河人民检察院逮捕。

负债率76.18%为历史之最

易主后遗症,不仅仅是中超控股及现任实际控制人杨飞被立案调查,还有中超控股面临着经营与债务双重压力。

中超控股的主营业务一直为电线电缆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其在上市之前,竞争力就不强。

数据显示,2007年至2009年,中超控股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0.22亿元、0.45亿元、0.51亿元,连续三年增长。但其毛利率为14.99%、15.92%、16.69%,净利率为3.26%、4.55%、5.54%,均不高。

2010年上市之后,公司的净利率呈现下降趋势,2010年至2012年,净利率分别为5.23%、4.39%、2.80%,2015年、2016年,分别为2.22%、2.24%。

为了提振业绩,上市后,中超控股实施了系列并购,进行产业扩张。标的公司分别为锡洲电磁线51%股权、远方电缆、明珠电缆各100%股权。2014年12月,中超控股又耗资4.27亿元,完成了对恒汇电缆51%股权、长峰电缆65%股权、虹峰电缆51%股权及上鸿润合金51%股权收购。

2015年的收购,更是令市场哗然。当时,互联网+火热,公司先是斥资1.04亿元购买了28把紫砂壶,随即宣布投资50亿元做大做强做精紫砂壶产业,紫砂壶将成为公司第二大主业,并将公司名称由中超电缆更名为中超控股。

系列并购之后,中超控股的经营业绩仍然不佳。以致于2017年底,杨飞筹划转让控制权。

显然,易主之后,中超控股更是陷入了经营困境。2019年,公司一次性亏损4.63亿元。

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54.35亿元,同比下降26.37%。净利润0.1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0.47亿元,均实现扭亏为盈,同比增长102.39%、131.87%。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0年,公司期间费用同比均有明显减少,营业外支出也较2019年的2.75亿元锐减至0.01亿元。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信用减值损失同比也均有明显减少。此外,公司还相继将恒汇电缆51%股权、中超新材料61.11%的股权转让。

从2020年的经营业绩看,中超控股的经营形势似乎有所遏制并向好,然而,今年前三季度,经营业绩数据又变的难看起来。

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84亿元,同比增长20.81%,净利润为-0.33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36亿元,均为亏损。其中,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13亿元,同比增长20.72%,扣非净利润为-0.01亿元,同比下降104.20%。

不仅如此,中超控股还面临着较大的财务压力。截至今年9月底,其资产负债率为76.18%,为历史最高位,较年初上升了3.14个百分点。

截至三季度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6.29亿元(今年半年报显示,受限资金6.16亿元),而短期借款为19.49亿元,前三季度,中超控股经营现金流为-0.36亿元,财务压力之大可见一斑。

导致财务压力大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应收账款居高不下。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31.2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61.12亿元的51.06%,占流动资产的66.62%。

综上所述,中超控股走出困境,还要好长一段路要走。(长江商报记者魏度)

相关文章

担保涉案数起、涉诉金额庞大....中超控股一系列反

担保涉案数起、涉诉金额庞大、出售控股子公司、担保金额占净资产比重高……中超控股参与的一系列反常操作引来深交所年报问询函。近日,天职更多

2020-04-16 08:55:44
中超控股控股股东合计增持381万股

中超控股控股股东合计增持381万股

中超控股(002471)控股股东江苏中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增持381万股,股份增加0 3%,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更多

2020-06-10 15:2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