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启动“7-11”模式 雷霆少帅徐留平能否率一汽涅槃重生
来源:财经网 2018-01-16 09:32:10

2017年8月1日,一位中年人坐上了北京开往“春天”的火车,他的黑色公文包里,不仅装有一封任命书,还有理想和情怀。

回顾2017,改革,是中国汽车行业的关键词。然而通常要经历较长的时间,才能看到改革的效果。因此,如何让人们不改初衷的支持改革,是改革者必须牢记的任务。所谓改革高手,是指能站在风口浪尖之上,骑马飞驰向前的同时又不被暗器击中。

1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一汽集团)是我国特大型汽车制造企业,目前拥有职能部门19个,分公司3个,全资子公司6个。自主品牌有解放、红旗、奔腾、夏利;合资品牌有一汽-大众、一汽-大众奥迪、一汽丰田、一汽马自达等。其中一汽-大众、一汽奥迪是一汽集团重要的利润来源。

2

备注:图表为改制前的架构

3

备注:改制后的架构

作为国有汽车行业企业的代表,在过去一年里进行的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让一汽集团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其新任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的名字更是在去年的汽车圈中刷了屏。只是但凡有关注就必有争议,这次改革是以成功的形象示人,还是像之前“二徐”执掌一汽时无疾而终成为舆论关注的重心。

重整一汽江山——

2017年8月2日,雷霆少帅徐留平接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在他的带领下,一汽集团开始了脱胎换骨的改革之路。这场改革涉及范围之广、领域之深、改革力度之强以及涉及人员数量之多,都是前所未有的。

启动“7-11”模式 全体起立 竞争上岗

#FormatImgID_3#

毫无疑问,因种种历史遗留问题导致一汽集团在改革的路上困难重重, “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在网上流传甚广。徐留平上任后能否拿下一汽这根难啃的“骨头”呢?纵观其颁布的一项又一项铁血政策:更名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将红旗独立出去、大规模人事调动、组织机构再分配、开启 “711”工作制、狠抓产品质量……等等,可以说是刀刀见血,在公司内部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动,堪称一汽集团历史上的一次“强震”。然而人们却对这一系列政策褒贬不一,有人欣赏他的雷厉风行,有人觉得他是在搞“大跃进”。

拥有曾在央企与部委机关办公厅任要职履历的徐留平,应深谙“人事政治”的重要性。9月18日,履新一月有余的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继日前调动一汽-大众20余名人员“增兵”红旗后,召开深化改革工作动员会,对组织结构和人事进行了重大变革。而此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一汽夏利也正式纳入新设立的奔腾事业部,未来夏利将只作为一个车型品牌存在,企业品牌或将面临消亡。

此次改革也是将徐留平管理长安汽车时的“瘦身大法”在一汽身上的再次演练,其还在长安集团时就多次提出的政治经济学也在这次改革中得到应用。只是这次徐面对的是混乱已久的一汽及多年来一直靠爹妈供养、久未成年的红旗。继续搬用长安经验,这其中有正确,也必然存在一些问题,毕竟红旗肩负政治使命而长安没有。

5

这次人事调整涉及集团职能部门、研发板块、红旗工厂、奔腾事业本部34个岗位的正职确立;9月19日,职能部门、研发板块、红旗工厂29个副职岗位确立;20日,职能部门、研发板块、红旗工厂96个处级岗位确立;在自主乘用车和自主商用车领域,分设奔腾事业本部和解放事业本部。21——22日,各部门其余共计8000余个岗位匹配到位。根据一汽集团内网公布的组织架构改革方案,集团要在一周之内,完成8000多名以上员工的全员竞聘上岗。

包括徐留平亲自挂帅红旗事业部,况锦文、董海洋加入一汽助力红旗复兴大业。其中况锦文任一汽集团总经理助理,兼任刚成立的红旗营销服务部部长,董海洋主抓新能源和智能网联;一汽-大众总经理张丕杰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原职务由一汽纪委副书记刘亦功接任;一汽轿车总经理胡咏将调任一汽集团战略管理部部长;原一汽集团规划部部长付炳锋调任一汽驻京办主任。

对于这次高级经理与二级经理的竞聘,以起立,坐下的方式结束,一线员工调侃的说,无非就是相互对调一下管理区域,没有任何的影响,据悉在一汽-大众二级经理相关岗位的竞聘中,一汽集团有关部门进行了常规的约谈,并未查出相关的问题,均已顺利的过关,有相关媒体人笑谈无非是走走过场,未做深度的调查而已。

此次调整虽然在情理之中,但速度之快却令人意外。或许,在徐留平的领导下,现在的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每一天每一秒都弥足珍贵。

有一汽集团内部人士表示:“董事长报到之后到现在,每天工作到晚12点,现在我们的节奏非常快,不仅是‘白加黑’,‘7-11’,大家都感觉到,不少单位和部门都动起来了。”

但也有不少员工说:“董事长不离开公司,我们不敢下班,只好把会议挪到晚上开。”

近日还爆出了一汽解放汽车公司薪酬管理科主任林雪松深夜加班回家不久后突发心梗去世的新闻,在此之前他已经连续高强度工作两个月。

这种自带鸡血的工作方式让我想起彼时的华为。不过虽然在华为工作加班很疯狂,工资待遇也是很高的。那么,一汽集团又是怎样做的呢?

6

为了响应徐留平提出“白加黑、7-11”的工作号召,全员加班成为常态,但是工资却没有变动。员工不仅享受不到改革带来的红利,一汽-大众的中方员工还收到了三次关于《工资延期发放通知》的邮件,原因是2017年度工资总额需要核定、审批,2017年12月工资延期发放,并且预计发放时间为12月下旬。多次延期发放工资这让员工的抱怨声不绝于耳。甚至有员工感叹到:“钱,我们都缺!工作,我们得做!公司,领导还是领导!新的一年马上开始了,工资迟迟开不出来,难道审核有这么难么?”但也有网友回复称已经可以查询到工资了。然而三次通知延迟工资发放,难道只是简单的核定、审批的原因吗?或许真相总是和群众的距离较远。

这种无节制地要求干部职工“5+2 、白加黑”的工作方式到底值不值得赞扬暂且先不评论,只希望不要因此降低了工作效率,助长了形式主义。那就成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太得不偿失了。

殊不知红旗只是少数人的梦想,而大多数人更需要生活。相信徐留平此举的重点肯定不是打算将国企一汽变成中国的富士康。

一汽正处变革阵痛期:出现技术人员离职潮

有一汽集团离职员工表示,“在改革过程中离职的人不在少数,改革呈现出大跃进的浮夸风,而所谓的竞争上岗是所有高级经理不动,只是换换管辖(区域)。”

如今的一汽正处在变革的阵痛期,因为技术中心的拆分,出现了技术人员离职潮。很多车企在听说此消息后,甚至连夜派HR北上挖人。有消息称:原一汽技术中心李骏院士或将离开一汽,前往比亚迪。作为汽车圈为数不多的院士级别工程师之一,李骏可以说是一汽技术中心的元老。如果消息属实,那么对一汽而言将会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业内人士对此提出质疑,这样大幅度调岗是否会造成人才的流失,能否在具体执行环节中体现出来实质意义?

“全体起立、竞争上岗”政策的提出,让一汽内部人事变动巨大,不过要是真做到能一碗水端平,能者上庸者下,虽短期会有人才流失,但从长远看,这对打破一汽集团多年来的权利垄断与利益割据来说是一件好事,而且随着这一轮重新洗牌,换掉一批“不听话”的顽臣,给很多人创造了机会。只是在核心岗位的任命人员选择上,徐却跨调来了自己的得力干将……所谓全员先下岗再竞争上岗,到底是靠技术还是靠关系呢?唉,不过想想官场历来如此,这种关门来打自己脸的事也不是只有他一人在做,也就不说什么了。

写到这里笔者想说,曹鹤曾说过的红旗留给徐留平的时间还算充裕,可以让他大展拳脚这番话,想必是从实干家的角度出发,但对于政治家来说,留给徐留平的时间就不多了。

8

改革没错,错在改革的操作过程。在中国,很多事情往往稍不注意就矫枉过正。

郎咸平曾用一句话形容历史上的国企改革: “我家今天很脏,请一个保姆来清理,清理之后家就变成保姆的了”。希望这一次一汽不是。

纵观整个汽车行业,改革永远伴随着阵痛,历史上也没有哪一次的改革能一帆风顺。徐留平在手握改革利刃斩断一汽利益大网的同时,也留下了一道消失不去的伤疤。